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不要高看科研人員,利益面前兄弟也會再見

不要高看科研人員,利益面前兄弟也會再見

作者:天外飛仙時間:2019-11-29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在我們這些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外人看來,劉博士和齊博士都是我系二領導的嫡系。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crmfjg.tw/article/201911/407691.htm

他們經常陪著嗜酒如命的二領導喝大酒,還時不常地一塊出去春游、秋游。長時間朝夕相處下來,他倆的關系自然也不錯。

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畢竟十根指頭不一般長。他倆到底誰更“深得圣心”,是我等屁民一貫的八卦熱點。

不過,這事自有領導“圣心獨裁”,領導對左右哼哈二將表現出一副不偏不向的樣子來,這種撲朔迷離,讓誰更嫡系的八卦變得更為有趣了。

直到今年我系申報省里進步一等獎,我們才終于知道誰是二領導的心尖尖。

今年,我系拉上兩家有合作關系的業內大公司,一起合作申報省進步一等獎。

人多力量大,合作申報的好處是成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狼多肉少,這樣做的壞處是要把十二個完成人分出去八個。

剩下的四個名額里,如果按照報獎依托項目的實際貢獻排出個一二三四,雖然公平公正,卻與我校“只給領導抬轎子”的文化格格不入。

久旱盼甘霖,一堆大大小小的領導對完成人人選垂涎欲滴,欲得之而后快。于是,這四個指標給誰,成了個大大的難題!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等毫無入圍希望的屁民們又開始八卦了。

依托項目名義上的主持人是我系二領導,為了“程序正義”,他必須入選,而且排名必須靠前。這種安排當然無可厚非,人家畢竟在那個位子上嘛。

項目實際上的主持人是張博士,為了“安撫民意”,他必須入選。畢竟,還得指著人家準備各項材料,準備應付答辯嘛。

大領導這幾年一直在憋著評正高,雖然因為要面子而做出一副清高的樣子,但是,具有提名權的聰慧的二領導會把這等拍馬屁的機會放過?

三下五除二,只剩下最后一個名額了。花落誰家,決定權在二領導手里。

對這個獎,劉博士和齊博士懷著同樣的渴盼。大獎十年難遇,評下來后他們就能直接評副教授,評了副教授,再搞個碩士研究生導師當當,自此便可以自立門戶了。

只是,二領導會把最后一個名額給誰呢?

在張博士緊鑼密鼓地準備報獎材料的那段時間,敏感又八卦的我,發現整個氣氛都不對了。

首先,劉博士和齊博士就像斗嘴負氣的情侶一般,不再出雙入對了,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也自覺地分開了坐。

其次,二領導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在我們面前談笑風生了,一道川字型的皺紋長久地停留在他的雙眉之間,為這尷尬的氣氛平添了一分詭異。

劉博士、齊博士、二領導這個“鐵三角”在這種敏感的時刻沉默著,靜默著。大家似乎都在等待著什么。

我等吃瓜群眾生性善良,對劇情的發展倒沒有太大的期盼。我們只是一如既往地八卦著,盼望著,等待著“真愛”揭曉的那個時刻。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做為看客的我固然知道人心幽微難測,也聽聞了太多踩著他人上位的茍且之事,但總還是覺得兄弟鬩墻的劇本不會在劉博士和齊博士之間上演。

兄弟之情,袍澤之誼,還抵不過一個獎項嗎?

沒有給我們太多等待的時間,劉博士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就像《三體》末日戰役后孤懸太陽系外的“青銅時代號”搶先一步發起了對“量子號”的黑暗打擊一樣,劉博士重新確立了自己的道德坐標,突然向齊博士發難了。

劉博士繞過系里的大領導和二領導,直接向學校學術委員會舉報齊博士的幾篇EI源期刊論文抄襲。

據說在國家最高級別的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的評選過程中,只要院士候選人被人舉報,無論舉報內容真假,評審委員會都會把這個候選人直接pass掉。在AI大會上被潑了冷水的李彥宏先生前段時間落選工程院院士初審,似乎就佐證了這條傳言。

相比之下,小小的省級進步一等獎中排名靠后的完成人人選,就不需要這樣追求“政治正確”了。除非,舉報內容屬實!

這次舉報最要命的地方正在于此。齊博士那些被舉報抄襲的論文我們都知道,他曾經以其中一篇論文舉例,大言不慚地向我們傳授過發paper的經驗。

那篇文章的出爐步驟是這樣的:第一步,消化吸收美國一位從事變頻器研究的教授的一篇英文版論文,把它翻譯成中文;第二步,改一改文章結構,變一變詞句的表達方式;第三步,在matlab上做個仿真,搞些數據。

然后,這樣一篇帶著中國特色的論文就在國內一個EI源期刊上發表了。

據說,在國內的大學、院所里,這種抄襲國外英文論文的學術不端行為比比皆是,大家對此心照不宣,業內人士戲稱“搬磚”。

齊博士小試牛刀搞了一篇EI論文后,沒有及時地收住手,又如法炮制搞了兩三篇,直到湊夠了評副教授的論文條件才罷休。

本來,這些被埋沒在千萬篇或真或假、良莠不齊的論文汪洋大海中的文章不應該再有然后了,直到劉博士把它們給刨了出來。

齊博士曾經大言不慚地拿這種套路向我們傳授paper發表經驗,但是,這種事情總不好拿出來吹牛的吧?!

人吹牛逼,天必譴之!劉博士帶著私心替天行道,把齊博士給“譴”了。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在以教學和立命的大學里,劉博士的擊殺堪稱一劍封喉。

劉博士繞過二領導舉報了齊博士,二領導龍顏大怒,狠狠地批評了劉博士一頓。然后,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精神,把獎項的最后一個名額給了劉博士。

在學校的壓力下,系里像模像樣地張貼了對齊博士的通報批評。只是家丑不可外揚,這張貼在一個不顯眼的角落里的通報不到半天就被悄悄取下了。

有吃瓜群眾說,想出去看看那個通報批評的具體內容時,看到二領導從那個角落里走開了。在角落的不遠處,齊博士落寞地等在那里。在那個陽光很難照進去的地方,通報展板上空蕩蕩的,泛著慘白的光。

在整個事件中,齊博士除了跟劉博士大吵一架,找領導發牢騷訴苦之外,并沒有我等吃瓜群眾翹首期待的怒而反抗和憤而反擊。

許是自知理虧,許是找不到一擊致命的武器,總之,舉報之事起得轟轟烈烈,結束得無聲無息。

事情塵埃落定后,學校的其它同仁對齊博士的態度倒沒有太大變化,畢竟大哥不說二哥,五十步怎么好意思笑百步?

倒是對劉博士,大家都漸漸疏遠了。當年國內奶粉企業都知道三聚氰胺的事,但是心懷默契的大家都不說話。劉博士這次打著凈化學術環境的旗號跳出來,豈不是壞了規矩?

倘是真有董大姐那種凈化行業環境、為民請命的擔當,何至于選在申報獎項的關鍵階段站出來?背后的動機一目了然,沒有任何值得推敲的余地。

大度的二領導卻好像對此有些不以為然,在有意疏遠了劉博士一段時間后,他又表現出不偏不倚的樣子,對劉博士和齊博士一視同仁了。

至此,我等吃瓜群眾苦苦八卦的謎底終于浮出水面,原來,劉博士才是二領導的“真愛”!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對劉博士的行徑,我等雖然覺得不齒,卻著實沒有站在道德高點上指責的底氣。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 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于是,我們都不拿起石頭打他。

但是,曾經親如兄弟的劉博士和齊博士,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友誼既已破裂,再也難以愈合,從此,他們倆悄悄地疏遠了。

昨日推杯換盞,今日一拍兩散,利益面前,兄弟再見!

他們就像余華《兄弟》寫過的那句話那樣,雞毛滿地,給我們留下無窮的嘆息:

他們的境遇,在裂變中裂變;他們的悲喜,在爆發中爆發;他們的最終命運,也將在恩怨交集中,自食其果......



關鍵詞: 科研 科技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山西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