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嵌入式系統 > 業界動態 > 追隨傳奇,再造輝煌

追隨傳奇,再造輝煌

作者:Dylan McGrath時間:2019-06-12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作者:Dylan McGrath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crmfjg.tw/article/201906/401462.htm

時間:2019年5月3日

編者按:《EE Times》推出了“半導體行業領軍企業CEO及其他高管人物”系列文章,將著重介紹行業領袖們的前行動力及其加入電子行業的初衷所在。

Hassane El-Khoury在2016年被任命為賽普拉斯半導體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若單單說當時他被寄予厚望,那就著實顯得有些輕描淡寫了。

雖然當時的El-Khoury年僅36歲,但在他還是一個兩歲的幼兒時,硅谷傳奇人物TJ Rodgers就已經創建并運營賽普拉斯半導體公司了。

即使在經驗欠缺的方面,El-Khoury硬是用無比的堅韌彌補了這一不足。近日,他在接受《EE Times》采訪時說:“我在挑戰和風險面前從不退縮,所以,我當時很有信心,而我也的的確確也做到了。”

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在被任命為新的CEO時,El-Khoury并未覺得他是在從一位傳奇人物手中接管公司,而是認為他是在從他的老板兼人生導師那里接過指揮棒,那是一個他非常了解和尊敬的人,也是讓他在賽普拉斯快速脫穎而出的伯樂。

El-Khoury說:“我不是在硅谷長大的,也并非出身于半導體行業,所以不像其他人一樣擁有與TJ一起創業和共事的經歷。但我知道TJ,因為他是我老板,我了解他,也很尊重他,而且,我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大量寶貴的經驗。”

被任命為CEO的時候,El-Khoury已經在賽普拉斯工作了將近10年。這期間,他在賽普拉斯最大的業務部門可編程系統事業部擔任執行副總裁一職長達四年之久。后來,他與公司的其他高層提出了“賽普拉斯3.0”,共同為未來后Rodgers時代的賽普拉斯勾勒了宏偉的發展藍圖。

1560310541602489.jpg

El-Khoury說:“我能夠抽絲剝繭,看清問題所在。一旦看清問題,我就能夠輕松地付諸行動,進而重塑企業架構。”

當賽普拉斯于2016年4月宣布Rodgers退休時,董事會便成立了由El-Khoury和其他三位高管組成的CEO辦公室,負責管理公司的日常運營。在El-Khoury的帶領下,他們共同起草了“賽普拉斯3.0”戰略,以便新任CEO能夠順利開展工作。該戰略明確了賽普拉斯將專注于汽車、工業或物聯網市場的戰略定位,并建議公司放棄未能成為前三名供應商的市場,以及那些沒有明確路徑能夠成為領導者的市場。

當時,El-Khoury并不知道自己將會成為Rodgers的繼任者。公司董事會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尋找新任CEO,考慮了內部和外部的其他候選人之后,才于2016年8月宣布任命Hassane El-Khoury擔任CEO。

El-Khoury說:“當時,我的心思根本不在于我是如何成為新任CEO的,而在于如何才能確保公司不在當時那個關鍵節點迷失方向。”

他知道,如果公司無法實現向新任CEO的平穩交接,那將是非常不利的。他說:“當時我就明白,倘若我們未能在TJ退休與新CEO上任之間做好交接工作,那么我們所有人就都失敗了。”

與許多電子工程師一樣,El-Khoury的電子行業傳奇之路,也是始于興趣。他從小生長在飽受內戰蹂躪的黎巴嫩, 盡管他對事物的運作方式很是著迷,但那個時候對什么是工程、什么是電子產品卻毫無概念。直到10歲的時候他得到了一輛遙控車,便由此開啟了他的“頓悟之旅”。

他說:“我轉動旋鈕,那輛遙控車就可以在房間里到處跑,就跟魔法一樣,簡直太神奇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當時我就把它給拆了,想一探內部究竟。好奇點燃激情,激情驅動學習,學習成就事業。”

拆了遙控車之后,El-Khoury也就沒想把它組裝回來。當時的黎巴嫩,停電可謂司空見慣,于是,El-Khoury干脆就把這些零部件改造成了一個遙控手電筒。有了這個手電筒,他爸爸晚上下班回家上樓的時候就可以照明了。

17歲的時候,El-Khoury毅然決然地只身來到美國,隨行的,只有一個行李箱和一張單程機票。由于從小就讀于法語學校,初來乍到的他,就通過觀看MTV和VH1電視節目來學習英語。后來,他被密歇根州南菲爾德的勞倫斯理工大學(Lawrence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錄取,畢業后順利獲得了電子工程學士學位。在校期間,El Khoury便在汽車系統供應商大陸汽車系統公司(Continental Automotive Systems)實習,還沒畢業就轉正成為全職員工。在勞倫斯理工大學求學的最后兩年時間里,El-Khoury白天工作,晚上上課。

在大陸集團工作期間,El-Khoury厭倦了那些平凡的工作(直到今天也是),這也是他后來實現大量工作及流程自動化的原因與動力所在。最終,他的大部分工作都實現了自動化,每天的工作甚至能夠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全部完成。

他說:“我相當于自己把自己給炒魷魚了,而這也正是我下定決心離開大陸集團的根本原因。離職時我跟經理也是這么說的。”

1560310523731566.jpg

El-Khoury說,盡管TJ Rodgers在2017年挑起了一場混亂的代理人之爭,但他們之間仍然保持著牢固的關系。“我們之間沒有不愉快,也沒有敵意。”

他非常清楚自己以后想進管理層,但他更清楚自己以后想進的是工程部門管理層。因此,El- Khoury并未攻讀MBA或高級工程學位,而是選擇了在密歇根州羅切斯特山的奧克蘭大學攻讀一個當時相對較新的專業——工程管理碩士。

El Khoury以應用工程師的身份加入賽普拉斯,但很快開始了晉升之路。后來,他擔任公司汽車業務部門領導,負責為車載人機交互技術制定戰略。2012年底,Rodgers提升他為執行副總裁,他也由此成為公司歷史上最年輕的執行副總裁。

2016年8月,董事會任命El-Khoury為Rodgers的繼任者。就任后,他立即開始實施重組計劃,在全球范圍內裁員約500人,占公司員工總數的8%。重組目標體現在“賽普拉斯3.0”戰略中,那就是將賽普拉斯的重點轉向戰略性業務領域。

El Khoury說:“此舉不為削減成本,而是要重新進行戰略定位,利用[這些資源]雇傭我們認為具有戰略意義的員工,投資于我們認為具有戰略意義的領域 — 即汽車和物聯網,并由此削減非戰略性或不符合該方向的投資和業務部門。”

El Khoury對公司運行狀況了如指掌,且在后Rodgers時代的戰略制定中發揮著核心作用,這些都使他能夠采取果斷行動。倘若換成外聘CEO,則可能需要6個月時間來制定公司未來發展計劃。El-Khoury說:“這就是內部候選人的優勢所在。”

到目前為止,這些舉措的實施效果很好。賽普拉斯一直致力于落實“賽普拉斯3.0”戰略,如今,其汽車、物聯網及傳統消費與工業產品這三大板塊的業務可謂并駕齊驅。El-Khoury繼任CEO三年以來,公司股價飆升了約60%。去年第四季度,賽普拉斯的銷售額下滑11%,但在這之前兩年里,賽普拉斯的銷售額和利潤一直保持強勁增長態勢。

在El-Khoury看來,雖然再創Rodgers時代的傳奇輝煌不足為懼,但要重走創始人執掌賽普拉斯34年以來的老路則將面臨巨大風險。他知道,就算阻力重重,也必須帶領公司抓緊轉型。

El-Khoury說:“我發現了,其實人們還是非常樂于接受新事物的。”。

回首剛剛擔任公司CEO的那一段歲月,El-Khoury不禁有些動容。他說:“令我動容的不是CEO這個崗位,而是我有幸能夠帶領大家勇敢地踏上這段征程。 現在這種感覺有增無減,因為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旦我有所偏離,大家就都能看得見。”



關鍵詞: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山西快乐扑克